点赞狂魔
挖完坑就跑真TM爽

你好这儿月汐,主全职
一个大写的张佳乐痴汉
CP主吃:双花/王乐/叶黄/方王/喻王

【乐昊】一个坑

只是一个存档




0.


“我说啊。”

那人站在训练室外,单手插着口袋,斜倚在墙上,看着刚训练完的他。

“既然说过要以下克上,就不要再输给老林了啊。”

“我可是一直期待着你的成长呢。”

阳光打在稍显棕色的发梢,细碎而明亮。

他张张嘴,不知该如何应对,只得含糊答到:“嗯。你……也加油。”

他的目光落在那人身着的霸图队服之上。



窗外的阳光有些灼热,树上的知了不停的叫着。

又是一个夏天了。

一个没有结局的夏天。




1.

“大孙,那边!快!”

“来了!”

初夏,阳光略显热却又不刺眼,室内拉上了一层透光的窗帘。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不断响起,电脑屏上的浅花迷人完成了一个受身操作,紧接着端起枪往敌人的那一方一阵扫射。光影弥漫开来,而另一边的狂剑士穿梭在其中,血影狂刀扬起,开出一片血景。

另一个训练室里,一群少年正操作着自己的角色,向对面的狂剑士和弹药师发起猛烈的进攻。

“两点钟方向!进攻浅花迷人!快!当心爆缩式!”其中的一名身材较为高大的少年正叫喊着,操作着自己的德里罗避开了炸弹,对上了另一边的狂剑士。两人用卖血的方式过了几招,紧接着场面就被光影所覆盖。

“靠!邹远,你怎么打的!”他愤怒地吼了一声,四处转着视角试图找到一个缺口,紧接着就被狠狠地砍了一刀。血条清零,“荣耀”两个大字出现在荧屏中间。

“妈的!”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。



“大孙,怎么样?”战斗结束,张佳乐转头看向孙哲平。

“那个叫唐昊的小子还不错,流氓玩的挺好。”孙哲平想了想,“还有那个叫邹远的弹药专家玩的其实也挺好的,就是有点慌乱。”

“是啊,那个邹远就是太紧张了,不然他的发挥应该更上一层楼。”张佳乐点点头,站起身,“走吧,去那边看看他们。咱们百花的训练营也是挖到好苗子了啊。”


走近训练室,还没有进去,他们就听到了一阵嘈杂声。张佳乐皱了皱眉,加快了脚步。

“所以你刚刚是怎么打的?你们一堆人明明是可以拦住张佳乐的啊!”唐昊怒视着邹远,显然对刚才的战绩十分不满意。

“抱歉……我……”邹远张张嘴,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“干嘛呢干嘛呢,大老远的就听见你们在吵。”张佳乐打开门,邹远赶紧回头看张佳乐,同时移了移脚步离唐昊远一点。

“你们打得不错,不过只靠人数就想破繁花血景,还是有点难度的。”张佳乐微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,然后转向唐昊和邹远,“你们跟我过来。”


站在走廊上,张佳乐转头看向唐昊,“你看起来很不服气?”

“本来是可以赢的。”唐昊还在逞强。

“就算他们可以拦下张佳乐,你确定你能单挑赢过我?”孙哲平也走过来,看着唐昊,“当时我的血量可是比你高。而且你当时也处于下风。”

“……”唐昊不再说话了。

张佳乐转向一旁的邹远,“你当时太过于紧张了。虽然没有你的那个漏洞我也能逃出重围,但是当时你的错误使我轻松了许多。以后还要多加练习。唐昊和邹远,在我和大孙待在训练营的这几天,你们有时间就来找我们单挑。二对一也行。”

“我一个人单挑你俩?”唐昊跃跃欲试。

“不,是你们俩单挑我们任意一人。”张佳乐翻了个白眼,“刚才那么一大群人都没打败我们两个,还想一个人单挑?”

“唐昊,你要注意一下队伍。”一直没有开口的孙哲平这时发话,“你们刚才那一群人的配合,一盘散沙。特别是你,明明是主心骨却没有做出恰当的指挥,而且还打着打着就有些忘我了,除了治疗之外就没有人再配合你战斗了你没发现吗?”

“是啊,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。虽然我挺讨厌叶秋那家伙的,但这是事实。”张佳乐也跟着说。“邹远,你也要注意一点。以后打二对一或者你们一起去网游里刷副本的时候,别总是听唐昊的,你自己也要做出恰当一点的判断。”

“喂,你们什么意思。”唐昊有些不满。

“说你没有邹远那么有大局观。”张佳乐毫不留情的往唐昊的额头弹了弹,“小鬼,赶紧努力吧,最好多学学林敬言的技术,等实力够了就赶紧出道造福人类。“

“啧,别把我说的很小一样,你们也没比我大多少吧。”唐昊皱着眉头拍开了张佳乐的手。

“两三年在这种吃青春饭的行业里占挺大比重的了好吧。”张佳乐白了他一眼,“好了,闲聊到此为止,大孙你带他们去那边练练吧,我去和经理说下情况。”

“走吧。”孙哲平向他们两个招招手,走向一边的训练室。



几天的时间里,在孙哲平和张佳乐的指导下,唐昊和邹远的水平都上了几个台阶。

“实战经验还是不够。”随着浅花迷人的又一个攻击,炸弹在地上掀起漫天火花,战斗结束。张佳乐皱着眉头站起身,“你们训练营的人太缺少高水平的实战了,这样下去实力提高得很慢啊。”

“那不然怎么办呢,现在还能怎样啊。”唐昊耸了耸肩,“你们队长副队长不是都还得为战队操心,最多也只能抽出这么几天的时间啦。”

“是啊。”张佳乐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,“唉,真没办法。”然后他站起来,对着唐昊摆出了一副认真的样子,“你在平常的时候要多思考思考怎样提高自己的水平,要注意多和别人打一下配合练习,注意视角和节奏……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啰嗦。”唐昊翻了翻白眼,“你好像天天都这么说啊,复制粘贴的吗。”

“我啰嗦了半天你有听进去吗。”张佳乐斜睨。

“……”唐昊烦躁地敲着键盘,“知道了,会注意的。”

张佳乐看他那副样子,暗叹了一声,转过去给邹远辅导了。




当时,唐昊就觉得张佳乐这个副队有点啰嗦又有点吵。

但到了后来,他就开始怀念起了昔日吵吵嚷嚷的时光。

已回不去的,轻松快乐的时光。




2.


手贴上玻璃,擦去了一丝冰凉的水迹。

春天的天气总是潮湿的,掠过的风清凉又带着些许冷意。这个季节,是一些事情的开始,也是一些事情的结束。

照片上的张佳乐捧着他的第二个亚军奖杯,笑容中略带苦涩。

第五赛季,张佳乐在职业圈中的第四年,第二个亚军奖杯。



走廊的另一边有什么人走了过来,带着一股香烟的味道,慢慢靠近。

“唐昊?你怎么在这儿?”张佳乐走过来问道。

“……没什么,来战队看看。”唐昊的视线落在张佳乐嘴间,那根烟。

他印象中,张佳乐是从不抽烟的。

“呵呵。”张佳乐笑了笑,拍拍他的肩膀:“想出道就要再加把劲啊。最近还算有进步,继续努力。”



唐昊沉默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。

在他印象中,以前的张佳乐不是这样的。那个副队长的脸上常挂着笑容,喜欢逗后辈玩儿,性格活泼开朗经常和队友一起疯,反正就是一逗比。

现在有什么东西改变了,百花已经失去了双核,张佳乐挑起担子奋力拼搏,亚军从一个变成了两个,副队长变成了队长,从活泼到沉默,从不正经到严肃,那人曾潇洒得像风,热烈而骄狂,现在却逐渐变得清凉,内敛又带一丝忧伤。

还好,他在看自己时眼中的那份欣慰,从未变过。

唐昊攥紧了口袋中的账号卡,向训练室走去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好久以前写的。

忙里偷闲地上电脑翻了翻小黑屋看到了这个坑,突然在想要是家里的电脑坏了怎么办,文不就没了?

于是想了想干脆发到了lo上。

tag就不打了,反正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把这个坑填完

评论

© 月入潮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