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赞狂魔
挖完坑就跑真TM爽

你好这儿月汐,主全职
一个大写的张佳乐痴汉
CP主吃:双花/王乐/叶黄/方王/喻王

一篇不知会不会写三年的记叙文 一(上)

如果要给它取名,我想我会取为——流年往事

发在这里也没什么关系吧,反正也没什么人。





一篇不知会不会写三年的记叙文

高一(上)


1.

男孩不喜欢她,女孩知道。女孩的心思其实很细,在意的事情观察多了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只是女孩有很多事情不在意。

想想其实回忆起最初,还是男孩先跟她搭的话来着。

这人哦,撩完我就放着不管了。女孩在心里开玩笑般地想。

女孩对男孩的喜欢和大部分小说里写的全都不一样,她是在日常生活中慢慢相处才喜欢上男孩的。军训的时候,女孩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男孩,直至开学,班上出现了一个回答问题特别踊跃的人。

嗯,是个学霸。女孩这么想着。

而事实证明男孩的确是个大学霸,遥远到她一直赶不上。



男孩是个,怎么说呢,放荡不羁(?)的人,课桌乱到女孩都不想看。每一次第二节晚自修,男孩总会跑到哪个走读生的干净的座位上写作业。有好几次,那个座位就在女孩斜后面。或许是因为女孩后面的高个子和男孩关系不错,所以男孩经常来找他玩。

女孩的成绩一般,只有数学算是出彩的。有时候听到后桌的两个人在讨论数学(其实是一个在想一个在懵逼),然后女孩总会转过头看一看。具体细节女孩自己也不记得了,只记得男孩好像认定了女孩是个数学学霸,每次晚修有不会做的题目就哀嚎着:“阿糖——”

这个昵称是男孩取的,从小到大第一次有男生给女孩起昵称。而且是只有他一个人叫的昵称。

其实女孩名字里没有糖字,只有一个甜字。最开始听到男孩叫这个称呼时,女孩其实是一脸懵逼的。那时候男孩又坐在她斜后边,问女孩数学题。

“阿糖”

“……啊?”女孩反应了好几秒,一脸懵逼地转过头。男孩笑得把头埋在了桌上。

“为什么要叫这个……”女孩的同桌——故且叫她三杏吧——疑惑地问。

“其实我刚刚突然忘记她名字了,只记得有个甜字,然后糖不是甜的嘛,就这么叫了。”男孩振振有词(并没有)地解释,女孩一脸哭笑不得。

那便是当时的场景了。但到了之后,他们疏远之后,女孩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过这个称呼。


女孩还记得那时候有一次,男孩拿了一个曼妥思,问她:“吃不吃?”

女孩特别爱吃零食,一天到晚嘴里几乎就没空过,牛奶片一天可以吃三版。并且人如其名,她也确实特别爱吃甜食。于是她犹豫着,拿了一个。

“可以哦你,拿着我的糖去撩别人。”一旁的高个子拿手肘捅了捅男孩。

男孩瞬间就笑傻了。

女孩瞬间就懵了,有些尴尬地放下糖 ,不知所措。

“没事,你吃吧。”高个子满不在乎地说。女孩纠结了一会儿,还是拿了一颗。

高个子又问了一下三杏,她摇摇头说不要。然后高个子就把他的糖收起来了。

其实女孩一直有点搞不懂三杏,她吃紫菜的时候三杏几乎要拿走半包,她吃糖的时候三杏也会吃,后面两个人给的她就不吃了。

女孩有想过是不是因为后面的是男生,但是其实比起女孩,三杏和男生相处还比较自然一些。

女孩从小就不怎么和男生接触,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至于为什么会和后桌聊天,是因为女孩的初中没有同桌,只能和前后桌说话。所以有了同桌,女孩反倒还挺不习惯。


男孩是个很努力的人。努力,自信,阳光,正能量,几乎就是男孩的代名词。

女孩也是被这所吸引,慢慢对他有了好感。于是在一个周末,她闲着无聊,突然就想去看看男孩的QQ。

那时他们还没有加对方的Q。女孩在班群里翻,翻到了男孩,点了进去。

映入眼帘的就是男孩的个性签名。

“世上不乏平凡的人,平凡的路随处可见,可我不甘平凡。”

一股暖流从心里升起蔓延到全身。

就像有人对着自己的心口,开了一枪。

糟糕。女孩想。

自己的心好像,被抓住了。

逃不掉了。




2.

在这个学校里,一个月换一个座位是班上的习惯。后来女孩就换了座位,换到了第二大组的第一排,而男孩在第二大组的第五排。根本没法说话,也没法看见他。

女孩在换座位之后,开始怀念起了之前的日子。她之前的座位旁边就是男孩的柜子,每当一些比较冷门的科目——比如通用技术啊之类的——女孩就会听到男孩哀嚎着“阿糖”,让她帮忙拿书。每次女孩转过头去看男孩,都会扑哧一声笑出来——没办法,男孩的表情实在是太逗了,而且女孩又是一个笑点特别低的人。

其实她挺喜欢第一排的座位的,上课能认真听讲还可以随时问问题,还有个特别好、对学习特别认真的学霸同桌,可惜就是与男孩的距离远了。

远了,不仅是空间,还是心灵。换了座位之后,男孩就与另一个女孩子——姑且叫她L吧——玩到了一起。

L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,很亲切很善良,经常带零食回来给大家吃。女孩估计L应该是班上最受欢迎的一个女生了,而且女孩也特别喜欢L,在后来相处的时光里,女孩和L也成了关系最近的闺蜜。

女孩还有一段时间以为L和男孩互相喜欢,还暗暗地吃过醋,后来才知道L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哥哥在西雅图上大学。女孩听了之后很是羡慕,她可喜欢这种细水长流的感情了,可惜她就是没有经历过。

其实男孩初中时好像有一个女朋友,天天半夜打电话,结果男孩厌倦了提了分手。结果他前女友都有男朋友了,男孩还没有脱团。所以他身边的损友们都说他是绿的,绿得苍翠欲滴,绿得生机勃勃。

她身边的人怎么就都有一段情史呢,女孩感叹。感觉好像就她到现在还没有被表白过,就算有,也不是那种男生对女生的喜欢。


女孩有一个朋友,不知道算不算蓝颜,这里叫他W吧。他曾匿名给女孩发过“我喜欢你”,结果聊了一段时间,被女孩戳穿了。其实女孩也给他匿名发过,不是喜欢他,而是作为朋友所给的安慰。

W和她,都是没有自信的人,都认为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喜欢他们。所以这样的匿名,也算是给对方一点鼓励,一点温暖。

不过女孩其实也不确定W到底是不是喜欢她,因为W有时对于她的行为会很迷。

不过,归根结底,女孩还是没有什么情感经历。


虽然女孩才高一,但她觉得,该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了。女孩很认真很认真地想过,就算男孩喜欢的是她,她也不会和男孩在一起。

因为男孩太不可靠。

那时候男孩只是和L玩得特别好,还没有什么其他的明显的倾向,等到下一次换座位时,男孩就和三个女孩子关系好上了,而且三个都是萌系妹子,长得很可爱。其中就有L和三杏,还有一个是L的同桌,也是个学霸,姑且叫她C吧。不过听说C好像是有喜欢的人的。

而那一次的座位,女孩就坐在男孩前面。男孩后面是L,L左边是C,L后面的后面是三杏——总的来说,这就是一个方便男孩撩妹的座位。也是这时候,男孩那种不好的性格就展现了出来。

男孩这性格,到了后面一些时间,L都开始不喜欢他了,开始频繁地和女孩说“你换个人喜欢吧”,女孩也只能苦笑。

没办法,喜欢就是喜欢,怎么换啊。

幸好,男孩并不喜欢她。

女孩后来发现,与男孩交好的妹子大多是长得可爱的,长得不可爱还与男孩玩得比较好的女生,好像只有女孩一个。

其实不止,但那几个女汉子,女孩觉得男孩根本没把她们当做女生看。

总之,女孩觉得,男孩应该是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吧,而不是像她这种想变强与他并肩的女孩。



女孩不止一次想过,要是男孩喜欢她的话,或许她已经误入歧途了吧?

毕竟,男孩真的太不可靠了,女孩肯定不会与他走到最后的。其实男孩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,或许谁都无法与他平静地走到最后的。

除非他喜欢女孩,而这些只是男孩为试探女孩而故意表现出来的。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所以,虽然女孩是真的喜欢男孩,但女孩不会和男孩在一起。

她想要的不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而是一个平淡幸福的家庭。

如果男孩的性格改不掉的话,女孩想,这场单恋,或许最终还是会因分别而终结。

不会有任何其他的结局。




3.

女孩从来没有想过,会有那么一天,她的成绩能超过男孩。更没有想到,这一天会来得那么快。

最开始就把男孩当竞争对手的她,一直以为自己对于男孩,无论是情感上还是成绩上,都是一段遥远而单向的追逐。

于是当女孩看到自己的排名后,她惊呆了。

其实女孩的初中是一个很好的初中,而且还是那个初中的重点班,所以她一直都在那个重点班的倒数。于是初中三年的生活让女孩养成了比较内敛比较自卑的性格。

而班级第三的排名,让她整个人都懵了。

而且男孩没有进前三。

女孩的高中有个奖学制度,就是每个班的前三甲,进步前十名,还有些学科竞赛和单科状元,优秀课代表之类的,都会有奖励。那时候排名其实还没发下来,奖学大会的名单倒是先发了下来。

然后女孩就看到了“学霸奖”与“进步奖”都有她。

女孩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接踵而来的是狂喜。

她马上掏出手机给母亲报了喜讯,母亲表示她已经收到班排了,而且她语文考了全班第二。

女孩表示,她就说她英语拉下来的二三十分是怎么拉上去的。

在英语这方面女孩与男孩倒是两个极端——男孩英语全班第一,女孩英语班35名,两人无论是分数还是排名都差了34。

天知道她是怎么把这34分的差距拉回去的。后来她和男孩比对了下成绩,发现自己的语文和化学高了他二三十分。

男孩这次考试没考好,全班第7,上一次考试他是全班第二。而女孩的期中考试才班21……

有人说:“你这成绩是坐飞机飞上来的吗”

女孩指了指一旁的SR:“那他就是坐火箭上来的了。”

SR是他们班第一,年级排名上升了393的一个恐怖的人。女孩本以为她的314已经进步够大的了——事实上她也确实是班进步第二——结果就冒出来了个SR这么个神奇的人。

SR就是他名字的缩写。有人开玩笑地说SR你名字里满是欧气,玩阴阳师肯定手气好不然对不起你这名字。也有人说这名字起的,以后绝对抽不到SSR。

哦当然女孩也不清楚SR到底玩不玩阴阳师,反正她不玩就是了。


这一周回去不仅是报成绩还有讲卷子。

女孩是生物科代表,后来才知道她生物也是第一。

生物老师讲卷子的方式很是奇怪,她说:“给你们20分钟时间自己讨论,可以离开位置,把自己不会的题目想出来。不过不要问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其实也不奇怪,只是充分表现了她当甩手掌柜的性格。女孩表示她快习惯了。

于是20分钟后,开始问问题。老师挑了个问题,恰好是女孩刚与男孩讨论过的问题。

“有没有谁会做这道题的。”老师问。

“你的科代表会做。”男孩说。

女孩回过头白了他一眼。男孩笑的一脸灿烂。


“老师这道题我不会的,你看我都选错了。”女孩一脸假认真地对着老师说。

最后那道题还是老师自己讲了,但是后面有一题,中等难度,老师就点人起来了。

“老师我真的不会啊。”那位倒霉的同学哀嚎着。

“那找个人来帮你吧,有谁会这道题的?”老师问。

“你的科代表会。”男孩答。

女孩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。

女孩又回头看了男孩一眼,一脸“你是不是想死”的表情。男孩仍旧对她露出了不怕死的灿烂的笑容。

“你自己挑个人吧。”老师对那人说。

“啊……那就,就科代表吧。”那个倒霉人士摸着头。

你们这群人哦,仗着我肯定不会生气就坑我。女孩愤愤地想着。

“那科代来?”老师问。

“科代明明有两个……”女孩嘀咕着,最后还是站起来回答了这道题。

下课后,男孩头瘫在L的桌上,女孩去找L聊天,拿起L桌上一个本子拍了下男孩的头:“你欠揍是不是?”

男孩闭着眼睛瘫着,没说话。


后来女孩就去排练奖学大会,SR和女孩都在进步奖的第三批,剩下第二名Z孤零零地站在第十二批学霸奖的位置。

说起来Z也是个学霸,英语超级好,只比男孩低0.5分。Z、SR和男孩,都是从同一个初中出来的学霸,而且初中还是一个班的。据说他们初三分班,男孩和Z都进了A班也就是重点班,SR比较浪,于是被分到了B班,结果在B班每次都是第一。

所以明明前三应该是他们才对吧,自己怎么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插进来了呢。女孩想着。

前面的Z和SR也在开着玩笑:“这里空着这么多人没来干脆让他过来占个位置好了。”

奖学大会排练了三次,女孩要领两个奖于是走了六次台,加上真正的领奖共8次。女孩表示她以后都不是很想拿奖了,累死了。

但是能拿到这么高的成绩真的好开心啊,女孩想。

回去的时候,男孩回来说了一句:“做好下学期被虐的准备了吗?”

女孩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说的,但还是回了一句:“我都准备好下学期掉100名的准备了。”

因为这次她的语文算是很幸运,选择题只扣了1分。下次估计就没这么好运了。

那边男孩好像只是低低笑了一声,没有说什么。估计这人语死早了。女孩抬头望了他一眼,然后低头开始写寒假作业。

评论

© 月入潮汐 | Powered by LOFTER